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情欲场】(25)作者:bulun
【情欲场】(25)作者:bulun
字数:7620


              二十五、冤家

  饭后,刘斌少不得又和温莉亲热一番。也许是受温莉的表现和李琳劝说的影响,现在与温莉亲热,他心里不再觉得有压力了,内心甚至希望与温莉亲热。抱着温莉的感觉,以及温莉在床上的表现,让他有些迷恋。温莉一旦进入高潮,便会充分放开,忘乎所以,全心身的投入,操得越凶猛越兴奋,也因此他觉得与温莉在一起,自己可以肆意妄为、尽情发泄。

  温莉与刘斌亲热完不久,便心满意足地与李琳离开了舒畅家。温莉走后不久,刘斌也离开了。他紧跟着离开,一是不想让温莉有什么猜疑,其次是想早点将王保国得来的情况告诉金晶,让她帮忙查证,同时也想仔细思考一下,下一步如何查证张明掌握了什么把柄。至於舒畅,早晨才与自己欢爱过,他相信不会有意见。
  回到宾招待所,刘斌给金晶发了个信息。金晶在外面有事,不在宾馆,听说是有事找她,说马上回来。

  刘斌刚洗完澡,金晶便来敲门了。金晶进门后见刘斌只穿着内衣裤,以为他又想自己了,娇嗔道:「你这家夥,昨晚才来过,又想姐了?」

  刘斌只有笑着说:「想姐是一个方面,有事想请姐帮忙也是真的。」

  「什么事?」金晶见刘斌神色似乎真有事,在床边坐下后,好奇地说。
  刘斌简单地介绍了下午从王保国哪里得来的情况,金晶听后笑着说:「弟,你是不是还想与你妻子複婚?」

  「姐,不瞒你说,以前我确实很爱她,如果她没有嫁给张明,出来后很有可能会与她複婚,但是现在不可能了。现在我想知道的是,张明究竟掌握了什么把柄,让她宁愿被张明胁迫,也不告诉我。」

  「据我分析,应该是男女方面的事,如果是其他事,她应该告诉你。毕竟你们之前感情很好,只有这方面的事才不敢告诉你。」

  「男女方面的事?」这个问题刘斌之前也想过,但是总觉得可能性不大,因为想不出妻子所在的银行会有谁能让她动心。现在金晶偏偏认为是这方面的原因,他仔细想想,觉得又不无道理。如果是其他把柄,妻子完全可以告诉自己,毕竟自己在外边还朋友,至少王主任他们不会坐视不管。如果是男女之间的事,若是强迫的,她也应该告诉自己,自己并不是那么迂腐的人,难道是自愿的?他把心中疑问抛给金晶。

  「这个就不好说了。假如是强迫的,如果对方势力很强大,她不敢告诉你,也很有可能。如果你和你背后的实力,不如对方,告诉你,只会给你带来麻烦、甚至灾难,她自己也不一定好过。如果是自愿的,自然不会告诉你了。」

  「姐,如果是男女之间的事,你认为是在我出事之前还是出事之后?」
  「如果是强迫的,就不好说。如果是自愿的,我想很可能是你出事之后。一般来说,女人在自己男人出事之后,往往会六神无主,会找她比较信任的人征求意见,如果这个人是男的,又对她有想法,很难说不发生不该发生的事。」
  「这么说,这个人就不一定是她们银行内部的人了。」

  「这个就不清楚了。我不知道你妻子平时与哪些人关系好,对哪些人比较信任。」

  「会不会是其他事?如果是这方面的事,张明又怎么会掌握?除非这个男的是张明本人。」刘斌对此仍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「你这个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。」金晶点头认可刘斌的说法,接着说:「一般男女之间的事都比较隐秘,不可能轻易让人发觉,除非是对方有意让人知道。
  如果对方有意让人知道,那就不可能只有张明一人知道。只有当事人是张明本人,外人才不可能知道。但是,如果不是男女之间的事,我想她没有理由不告诉你。「

  金晶的推测虽然有道理,但是刘斌心中的疑团仍未解开,点了点头后,说:「她以前与张明虽然认识熟悉,但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,他们以前的关系也只是一般,怎么可能发生关系?」

  「这个就不好说了,如果张明对你妻子早有图谋,在某种机缘巧合下,与你妻子发生关系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毕竟他们认识、熟悉,大多数人对自己的熟悉的人通常不会防备。」

  金晶的分析确实有道理,比如自己与她发生关系就是酒后,但是刘斌还是觉得可能性不大,说:「但是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,似乎又不是张明本人所为。」
  金晶点了点头,思忖片刻后说:「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张明事前买通了你妻子身边的人,而且这个人与你妻子关系很好,张明从她那里得到了这方面的东西。后来因为你妻子成了张明妻子,这个人自然就不敢再说出来了。」

  刘斌想了想,觉得这种可能最大,点了点头,说:「这么说,原来与她关系很好的那个肖玲玲应该知道张明掌握了什么把柄,也许这个把柄就是肖玲玲交给张明的。」

  「不能排除。这个我会找人帮你去落实。」

  「那先谢谢了。姐,很多事情和你一聊,我思路就清晰了。」

  「这是因为我们的身份和所站的角度不同,女人对女人相对要了解一些。」
  金晶说完巧笑着看了刘斌一眼。

  刘斌觉得金晶是难得的红颜知己,忍不住伸手搂着她,在脸上亲了一下。谁知这一下竟引动金晶的春心,他的嘴尚未离开粉脸,金晶便顺势挽住他脖子,媚眼如丝地看着他,并翘起了红唇。

  看着金晶春情荡漾的样子,他心旌登时摇动起来,不假思索地吻住了红唇。
  金晶似在等待这一刻,双方嘴唇一接上,便搂住他热情地回吻起来。

  刘斌今晚本来没有准备与金晶亲热,毕竟才与温莉亲热完,但是如此一来,心身便不由自己控制了,身体很快有了反应。吻着吻着,两人倒在床上,接着衣飞衫落,身袒肉陈,两具身无寸缕的肉体很快缠在一起。不一会,床上嘤咛声声,娇吟不断,继而是春语淫声,嘶嚎震耳,直到最后金晶发出一声「射到子宫里了」的惊歎,房间内才逐渐平静下来。

  再次领略到欲仙欲死滋味的金晶尽管很疲惫,但是没有在房间久留,匆匆沖洗一下,便离开了房间。

  通常男人在欢爱过后会很疲惫,很快就会进入梦乡。刘斌晚上大战了两场,却是睡意全无。金晶走后,他躺在床上仔细思忖着金晶之前的分析,越想越觉得金晶的分析很正确。只有是男女方面的事被张明掌握了,高洁才会受制於他,不敢告诉自己。而且很可能是自愿的,也只有这样,她才不敢告诉自己,如果是强迫,那对方的实力绝对不是一般,否则依她的性格肯定会报警。

  这个人是谁?他回忆起此前所认识和听说的与妻子关系较近的男性,实在想不起有谁能让妻子自愿,如果是强迫,也想不出这么一个势力很强的人。他们夏行长?一个科级干部,似乎还没有这个势力,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,似乎也不是。是张明本人?他背后的势力是很强,但是他敢冒这个风险吗?如果妻子是在求助於人时失身,那这个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,不但有分忧解难的能力,而且还要比较信任,但是在妻子以往熟悉的人中,他实在想不出有这么一个人。

  他想了很久,始终无法得出妻子高洁失身於人究竟是自愿还是被迫的结论,也无法确定对方是谁。直到瞌睡上来,他才放下这个问题。心想反正已经委托他们调查,相信不用多久就会水落石出。

  星期一下午,刘斌便拿到了公路修複的任务书,总价在预算的基础上下浮不到四个点,五百四十八万,并且正式开工后便支付百分之二十的进度款。

  刘斌知道这绝对是领导和朋友们帮忙的结果,为了不辜负众人额期望,立刻组织人进场。进场后才发现,工程量确实不小,垮塌的公路差不多有一公里长,塌方的山坡也有将近五百米,好在龙太忠和吴炳华两人很得力,事前已将工程情况摸清,做好了充分准备,否则春节之前不可能完成。龙太忠和吴炳华本来是一个负责总协调,一个负责技术,由於两个工地相距较远,有十几公里,最后只有一人负责一段,有问题再一起商量。

  工程施工的具体事基本不用他出面,但是钱的事就必须他这个老板出面。队伍进场不到一周,他手上仅有的二十几万元就花得差不多了,虽然人工工资暂时不用付支付,但是租场地、租设备、买材料等的押金和预付款一分少不了。此刻,他充分认识到了资本的重要性,如果没有一定的资本,哪怕是最赚钱的工程,也只有干瞪眼。好在相关领导和朋友很给面子,开工不到一个星期,一百多万的前期进度款便如期下来了,否则他就只有去高息借贷。

  万事开头难,工程开工那几天,他基本呆在现场,两个工地来回跑,直到所有前期工作全部就绪,一切顺利推进,才离开工地。这期间,他没有与温莉三姐妹和金晶见面,只是每天信息联系。

  周一,刘斌回到市里,办好付款相关手续后,动身前往省城。动身前,他给李傑去了个电话,叫他帮自己租个房子。在市内干工程,再住招待所显然不妥,难免会让别人说闲话,除非是自己掏钱,但是只要招待所还归杨玉兴管,就不会让他掏钱。

  刘斌去省城,一是因为公司的营业执照下来了,咨询公司催他去拿。其次是想找贺华帮忙,看能不能买辆二手的或者处理的越野车,这几天工地跑下来,他觉得搞工程没有个车不行。其三是龙太忠和吴炳华建议,用自己公司的名义与路桥一公司签一个工程转包协议,这样以后公司就有了业绩,他认为这个建议很好,应该尽快落实。

  他从咨询公司拿到执照后,便给袁林军打电话,谁知袁林军要第二天下午才能回来,於是又给贺华去了个电话。谁知贺华也去了外地,听说是要买处理车的事,叫他直接去找办公室主任谭倩。

  他看时间快五点了,试着给谭倩打了个电话,对方电话占线,过了一会又打过去,电话马上通了,里面传来谭倩悦耳的声音:「刘哥,如果不是想找个车,估计你记不得我这个妹妹了吧?」

  「哪有,我的好妹妹,只是怕打扰你,还有怕我贺老兄不高兴哦。」刘斌见谭倩与自己玩笑,也开玩笑地说。

  「刘哥,你可别乱说,我与贺队,可是清清白白的上下级关系,你再乱说那我就不帮你了。而且我还要告诉贺队,看他到时怎么收拾你。」

  「呵呵,那是你多心了,我又没说你与贺哥有什么,因为你是贺哥的得力助手,我如果经常骚扰你,他肯定会不高兴哦。」

  「不和你说了,什么时候过来?」谭倩见说不过刘斌,转移话题,显然贺华已经打过电话。

  刘斌见从自己所处的位置到交警队差不多要半个小时,便问谭倩几点下班。
  当得知她们六点下班时,想了想,只有半个小时了,现在赶过去,也办不成了,不如今晚请她吃个饭,明天再去办,反正自己还得在省城待一两天。

  谭倩听刘斌请她吃饭,爽快答应了,并说要介绍几位美女给他认识。他将定吃饭地点的事交给了谭倩,不倒十分钟,谭倩便将吃饭地点发了过来。

  刘斌赶到吃饭地点,还不到六点,不知对方有几人,都是什么口味,不敢点菜,只有坐在包厢中等候,并给马小兰发了个信息,告诉他晚上有应酬,要晚点才能回家。他在来省城的路上,将自己回省城的事告诉了马小兰和王芳。他离开省城已有两个星期,这段时间马小兰与王芳几乎每天都有信息问候,马小兰的比较含蓄,但透着浓情,王芳的比较直接,知道他在忙工程后,信息的内容除了要他保重身体外,就是想他,周薇偶尔也有信息过来,但是话语比较平淡。

  六点十分左右,谭倩领着三个女警走了进来,见刘斌已到,便笑着给众人介绍:「这位是刘哥,贺队的朋友,这是沈姐,沈红英,负责车辆处置,这是牛丽丽,是我们市局真正的警花,这是彭颖,我们办公室的美女。刘哥,怎么样,她们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吧。」

  「小倩,你别拿我开玩笑了。我算什么美女,别让刘总笑话。」四人中年纪最大的沈红英连忙否定谭倩的说法。沈红英三十多岁,身材五官都不错,特别是警服一穿,别有一番风韵,也许是警服有些偏小,胸前鼓鼓的,格外耀眼。牛丽丽是四人中最靓丽的,年岁比谭倩小,身材高挑矫健,穿着警服,显得飒爽英姿,特别有气质,警花之名当之无愧。彭颖五官长相与谭倩不相上下,年岁最小,曲线玲珑,胸前也高高隆起,只是没有沈红英那么耀眼,四人只有谭倩未穿警服。
  「沈姐,你是不是美女,我们说了不算,刘哥说了算。刘哥你说我们沈姐是不是美女?」

  「呵呵,绝对是美女。」刘斌笑着点头后,接着说:「只是我恐怕不能叫沈警官沈姐,沈警官年岁似乎要比我小。」

  「我三十五了。」

  「那还真没看出来,你是姐。」

  待众人落座后,刘斌将点菜的事交给了谭倩,谭倩却交给了旁边的牛丽丽和彭颖,转过头来对刘斌说:「刘哥,你想要个什么车?」

  「你知道,我现在刚起步,好车、新车买不起,但是搞工程跑工地没个车又不行,所以想先买个二手车或者你们交警队处理的车用段时间再说,越野车最好。」
  「沈姐,你那里有吗?」谭倩扭头问沈红英。

  「其他车倒是有不少,越野车要明天看看才知道。明天一上班我就叫他们去看看,如果有就叫他们挑辆性能好一点的。」

  「那就麻烦沈姐了。」刘斌连忙道谢。

  「等会你多敬我们沈姐几杯酒就是了。」谭倩笑着说。

  「老弟,你别听她的,我不会喝酒。我们几个里面就是小倩能喝,她是我们警队有名的酒仙子,只要让她喝好了,车子的事绝对没问题。」

  「沈姐,今天你不喝不行,今天不喝白酒,喝红酒。怎么说今天是刘哥第一次请我们吃饭,你总不能一点也不喝吧?」可能沈红英酒量不大,所以谭倩迁就地说。

  「我负责开车,你们三个陪刘老弟喝。」

  「我们打的走,今天你必须喝,贺队交代了,要我们陪好刘哥,每次都是你最清醒,搞得大家都放不开。如果你今天喝多了,就睡我哪里。」谭倩偏不放过沈红英。

  「早知这样我就不来了。」

  「你不来,行,下次我向贺队建议,把你家林大哥调到最偏远的大队去负责,嘿嘿。」谭倩看着沈红英得意地说。

  好在酒菜很快送了上来,谭倩和沈红英这才打住小闹。刘斌有求於人,开席后,自然得主动端杯敬四位美女。刚开始其他三位美女都还比较拘谨,几杯酒下去后,众人渐渐放开了,纷纷回敬刘斌。沈红英喝了几杯后便停下了,倒是警花牛丽丽和彭颖来者不拒,牛丽丽开始有些矜持,不怎么说话,脸上笑容也很淡,但是喝酒爽快,有女汉子的味道。

  四瓶很快红酒下去了,当刘斌叫服务员再开酒时,谭倩拦住了,说:「刘哥,如果再喝,那我们换个地方。」

  「行。老妹,你说了算。」四瓶红酒刘斌差不多喝了一半,见众人有兴趣,而且四个美女除沈红英与牛丽丽脸上有反应外,谭倩和彭颖脸色依旧,自然只有奉陪。

  「你们说是去唱歌还是去泡吧?」谭倩征求其他三人意见。

  「泡吧,我就不去了,太吵了,你们去吧。」沈红英首先表明态度。

  「那我们去唱歌。小颖,你联系个音响好一点的地方。」谭倩吩咐手下彭颖。
  「去金钻?」

  「行。你定个包厢。」

  五人走出酒楼,直奔歌厅而来。牛丽丽是开车来的,但是沈红英不让她开,抢过钥匙直接坐进了驾驶室。

  来到KTV,刘斌发现正是上次和贺华等人一起来的那家。三个制服美女陪着他向包厢走去时,引来一阵羨慕和嫉妒的目光。

  包厢不大,五六个人正适合,沈红英等三人一进包厢便脱下了制服。制服脱下后,沈红英的胸脯显得更大,将紧身毛衣高高顶起,似欲破衣而出,加之酒后脸色发红,显得格外性感诱人。彭颖的胸脯也不小,但是没有沈红英那么夸张。
  牛丽丽穿着警服时,胸脯只是微微隆起,脱下制服后,胸前比先前挺拔得多,此刻脸色微红,显得比先前更娇艳。

  彭颖可能喜欢唱歌,脱下制服后便坐到点歌台前开始点歌,点了一会后才想起还有个不熟悉的刘斌,转过头来问:「刘哥,你唱什么歌?」

  「我不怎么会唱,我想一想,你们先唱。」

  「给我点首《风含情水含笑》。」一进包厢便和随后跟进来的服务员点酒水的谭倩,已点好酒水,对彭颖说。

  「沈姐、牛姐,你们唱什么歌?」彭颖转头又去问在沙发上坐着的沈红英和牛丽丽。

  沈红英和牛丽丽均表示等会自己去点。这时音乐响了起来,彭颖也不客气,拿着话筒看着屏幕自顾自地唱了起来。彭颖的歌唱得不错,唱的是韩宝仪、邓丽君等人的甜歌。彭颖连唱了两首,服务员才将酒水送进来。当彭颖第三首哥唱完时,酒已倒好,众人纷纷举杯上前敬酒。

  接下来五人一边唱歌一边喝酒,很快刘斌成了众人进攻的对象,每一首歌,至少要喝四杯酒,没唱歌的都要找理由敬他一杯,先前一直推辞说不会喝的沈红英也主动端起杯来敬他,只是杯中酒相对少一点而已,每首歌一唱完,其他三人会催促他去给唱歌者敬酒。到后来,吃饭时比较矜持的牛丽丽也放开了,尽管脸上红扑扑的,但仍不时主动举杯向他敬酒。他无法推辞,何况粉脸泛红的牛丽丽是那么的娇艳妩媚,更不忍心推辞。

  刘斌对红酒比较敏感,虽然一瓶红酒的酒精含量还不到二两五十度白酒的含量,但是他宁愿喝八两白酒,也不愿喝三瓶红酒。他觉得这样喝下去自己肯定会醉,但是对方敬酒又不能不喝,於是趁包厢厕所被占用之机,借口上厕所出了包厢,在外面呆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才返回。谁知刚回到包厢门口,一个女孩眼泪婆娑地从前面匆匆跑过来,差点和他装撞个满怀。他仔细一看竟是上次陪自己唱歌的那个女学生小慧,后来还给自己发过两次信息,不由把她叫住了。

  女孩见到刘斌神色一怔,用手背擦了一下眼框内的泪水,说:「刘哥,是你?」
  「你这是怎么拉?」

  「那个包厢里的客人,在我身上乱摸,还要、要我陪他。」

  这种现象以前在KTV也时有发生,有些酒品不好的人,喝多了就会乱来,甚至还会打骂让自己不开心的小妹。这时小慧手指的那个包厢门开了,一个喝得满脸通红的人走了出来,往走廊两边张望。刘斌本不想管这种闲事,但一见此人,顿时心火上涌,决定非管不可。

  这个三十多岁年轻人不是别人,正在掌握妻子把柄要挟妻子离婚再嫁的张明。张明开始并未注意到刘斌,只看到站在他身前的小慧,大声说:「你如果敢跑,今晚的消费你买单。赶快给老子回来,陪好黄总。」

  「有我,别怕。」刘斌轻轻对小慧说一声,接着搂住她的腰,冷冷地说:「张大少,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,真是幸会,不知张大少是否还记得我?」
  张明这才看清前面与小慧站在一起的人正是自己妻子的前夫刘斌,神色一怔,酒也醒了三分,脸色讪讪地看着刘斌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。

  「她现在是我马子,张大少你抢了我老婆,现在又威胁我马子,是不是该给我个说法?」刘斌冷冷地看着张明说。

  这时那包厢里又走出一个人四十多岁男子来,看到这边的情况后,说:「张总,怎么啦?他是谁?」

  「张大少,你说我是谁?」

  这时刘斌包厢里的谭倩和牛丽丽也走了出来,看了看走廊上的神情,谭倩说:「刘哥,怎么啦?」接着发现刘斌搂着的小慧,说:「这不是上次——」后面的话很快被刘斌的眼色止住了。

  刘斌不想谭倩道破,所以用眼色制止她往下说,接着脸无表情地说:「碰到一个熟人,他威胁我马子。」

  谭倩虽然不知道内幕,但从两人的表情上看出了端倪,对依在刘斌怀中的小慧说:「你到姐这边来。」

  张明似乎不愿与刘斌面对,对来到身边的中年人说:「算了,小妹的男朋友来了。」

  刘斌见张明转身拉着同伴向包厢内走去,也回到了包厢,见小慧脸色红红的局促地坐在沙发上,安慰说:「你在这里坐一会,等下再走。」

  「刘哥,刚才这人是谁?」谭倩好奇地问。

  「一个我不愿见的人。他叫张明,是我妻子现在的丈夫。」刘斌觉得这事没有必要隐瞒,坦诚说了出来。

  「你妻子离婚嫁给了他?」谭倩知道刘斌已离婚,但是没有想到今天这么巧,会在这里遇上他妻子离婚改嫁后的丈夫,也觉得有些意外,接着说:「我看他并不比你强。」

  其他人闻言均是一怔,心想这世界也太小了,前夫后夫竟然会在这里巧遇。
  难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?

  (未完,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