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5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5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3。5章

  舔着吴小涵的靴底,我却还是不太习惯她忽然变得这么有御姐范。

  也许,她是有意在苏玉的面前装出强硬的样子来?

  她是为了在苏玉的面前显出无比的霸气,彻底让苏玉认输,从此死心吧。
  又或者——难道,她是想把苏玉也变成她的M?

  这也太疯狂了。

  此刻吴小涵像女王一样坐在课桌上,对跪在她面前卑微地舔舐着她的靴底的我和魏麒,她甚至不正眼看上一下。

  而坐在椅子上的苏玉,似乎都比吴小涵低了一截——苏玉脸上还带着泪痕,呆若木鸡,满是窘迫。

  不——吴小涵不会真的命令苏玉也跪下吧。

  虽说,苏玉刚眼睁睁看着她喜欢的人跪倒在吴小涵面前,恐怕多少会有些自卑,对吴小涵有些敬畏。

  但是,吴小涵真的有那么强的自信来征服苏玉吗?

  只是我完全猜错了——吴小涵看都不看一眼我们这两个卑贱的男人,而是抬起头温柔地对刚刚收起了眼泪的苏玉说道:「小玉学妹?你知道吗,能被男生这么伺候,真的是很棒的呢。看在我们俩这么有缘的份上,你要不要也来试试呀?」
  苏玉被吓住,连连摇头:「不……不行……我做不出这种事情来的。我……不可能……这么侮辱别人的……何况是……我喜欢的男生……」

  吴小涵笑笑:「你想多了,徐洋东是我的。我没那么心大,不会把自己喜欢的男生拿出来和你分享的。但是,这边这条贱狗……你可以一起用喔。」

  苏玉还是只是不停摇头:「不……不可以的。」

  倒反是魏麒听到自己被吴小涵这么贬低,似乎更兴奋了。

  吴小涵看到苏玉是如此单纯,毫无恶意,便彻底放下了对苏玉的戒备,笑得越来越暖了:「小玉学妹,我把你的男神抢了,略微补偿你一个没什么用的废物小男生,别不好意思嘛。」

  苏玉还在摇着头,吴小涵已经命令魏麒:「去,舔你学妹的鞋底去吧。要像舔我的一样认真。」

  若是我听到这样的指令,八成还会抗拒。

  可是,魏麒,他在吴小涵的指令下,连我的袜子都曾舔过,可以说是早已养成了无条件听从吴小涵的习惯。

  魏麒此刻想都没想便转过身,爬到了苏玉的脚下,伸出了舌头;只是,苏玉双脚正平放在地上,并未露出鞋底给魏麒舔。

  苏玉的脚确实很小——她仅仅比吴小涵矮了一点儿,脚却小了不少,可能只有35码;而那双白色的板鞋的上半部分非常干净,只在最下边靠近鞋底的地方沾上了灰色的污渍。

  多么美好清纯的一双小脚,多么可爱的鞋子呀——若是只凭身体的本能的话,我大约都会忍不住想舔的吧。

  可苏玉现在只是一直摇头,并未抬起脚;而魏麒也呆在那里,不敢轻举妄动。
  吴小涵见状,便轻柔地说:「小玉学妹,抬起脚试试嘛。真的很舒服的哦。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,只是觉得你不该错过这么有趣的事情而已。作为你的学姐,我向你保证,你一定会喜欢上的。」

  「不……不……」苏玉的声音中透着慌张。

  此时,魏麒也自作主张地乞求起苏玉:「小玉学妹,可以赏我舔舔你的鞋底吗?」

  吴小涵对于魏麒的这种主动并不是很高兴:「魏麒,准你说话了吗?你就那么饥渴想要舔你学妹的鞋底呀?下贱到你这样,也是没救了。」

  而苏玉低头看着魏麒——那个比我高、比我帅的男生竟在她脚下,真挚地看着她,请求着舔舐她的鞋底。

  她怯怯地开口对魏麒说:「你别这样。你不要怕,我不会让她惩罚你的。你起来吧……」

  魏麒又大胆地说道:「我……我不是害怕她。我真的挺想,挺想舔你的鞋底的。要是你不怕我弄脏你的鞋底的话。」

  苏玉知道自己没有退路:「别这样。你……你要是真的喜欢,那……你舔舔我的鞋面好了。鞋底太脏了,你别碰了,好吗?」

  魏麒点点头,伸出舌头,贴到苏玉那双板鞋的光滑的鞋面上,摩挲起来。
  而苏玉此时红着脸看着她脚下的魏麒,还有些无所适从。

  魏麒没花多久,就把苏玉脚上的那双板鞋的前半部分舔得干干净净——就连接近鞋底的那些污渍,也都用舌头尽力地摩擦过了。

  然后,他又准备开始舔那双鞋子的后半部分。

  可是,苏玉从没有过被舔鞋的经验,不知道稍微变换一下脚上的姿势,只是愣住一动不动。

  于是,魏麒只能侧过头,自己把脑袋扭到一个相当别扭的角度,勉强地把舌头够到鞋子的后面。

  魏麒是真的很投入呀。

  吴小涵微笑着对苏玉说:「其实,现在舔你鞋的这个男生,还是挺帅的吧。客观地说,比徐洋东要帅呢。」

  「嗯。」苏玉红着脸娇羞道。

  「有些时候,很多男生就是这么贱的。像这样的男生,你想要他做你男朋友,他都不一定愿意;但让他做你的奴隶,被你踩在脚下,他反而会求之不得,死心塌地呢。」

  「嗯。」苏玉还是不知该说什么——也许,她真的开始服起她这个学姐了。
  吴小涵低头叫住魏麒:「魏麒,你看,我和苏玉都一致同意,你比徐洋东高,比徐洋东帅,可是,我和她还是都还只喜欢徐洋东。而你,只不过被我当作一个物品随手送给了苏玉而已。你有没有觉得有点难过呢?」

  魏麒点点头——这番羞辱似乎让他很受用。

  他承认说:「主人,我知道自己只是个物品。」,可又问道:「只是,你真的要把我送给苏玉吗?」

  吴小涵不屑道:「本来我们也很久没见面了,我其实从来也没想过这辈子会再调教你。现在,不过就是做个顺水人情咯。不过,你得问问苏玉同不同意,毕竟,人家可不见得看得上你做她的M。」

  苏玉愣住:「不……我……不可以这样的……」

  确实,单纯的苏玉怎么可能想过这种事情呢。

  魏麒似乎也对吴小涵还有着一点不舍:「可是,主人……我没想过,会换一个主人……」

  吴小涵又冷冷地对他说:「本来我们也没说过会长期做主奴啊,我们本来只是签协议玩上两星期而已。现在,我已经全心全意地只调教我的徐洋东一个人了,也不可能再和你玩了呀。所以,也请你不要再叫我『主人』了,你从来没有『继续做我的M』这个选项,无非就是要不要试试做苏玉的M,或者不做。」

  之前我竟已经习惯了吴小涵在我面前的那种温柔;此番才想起来,吴小涵对魏麒的时候,从来都是这么冷酷的。

  此时苏玉先开口:「不要吧……我觉得……怪怪的。我不是做S的料……也不好意思真的怎么样他的。」

  吴小涵听了,又低头对魏麒说:「我可是对你仁至义尽了噢,新主人的人选都帮你找好了。你自己去求她的话,说不定我还能帮你再美言几句噢。」

  魏麒点点头,看着的确很是可爱的学妹,想了片刻,终于磕头在她的面前:「小玉学妹……你愿意做我的新主人吗?我知道我被别人玩过,我很脏。可是,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一定能做个好M的。」

  苏玉愣住了;她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反应,只是说:「我……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,真的没想过这些……」

  吴小涵又扮演起了循循善诱的学姐,指导起苏玉来:「小玉学妹,来,别想太多,把你的脚踩到魏麒的头上。」

  苏玉摇头:「不……不要。」

  「没事的,」吴小涵说:「他既然都给你磕头了,就是希望你踩他的,你相信学姐。」

  我心里也隐隐期望看到这个呆萌羞涩的学妹变成一个S,于是也点头鼓励起她。

  苏玉终于抬起脚,轻轻地踩到了魏麒的头上。

  吴小涵继续说:「你相信我,以学姐的经验,可以向你保证,占有这种男生最有效的方式,就是把他变成你的奴隶。你看,徐洋东现在就被我吃得死死的。只要你相信魏麒他只配做你的奴隶,他就会老老实实做你的奴隶。你不要有心里负担,反正,你又不会损失什么的。」

  苏玉还是难以接受:「可……可是……把别人踩在脚下,真的太过分了……」
  吴小涵提醒魏麒:「魏麒,小玉学妹觉得她对你太过分了,你觉得你该说什么?」

  魏麒熟练地开口苏玉说道:「小玉学妹……我……我就该被你踩在脚下的,你不要觉得过分。能被你踩在脚下,是我的荣幸。」

  吴小涵接过魏麒的话头说:「看见没?他这样下贱的男生,就喜欢被你踩着呢。而且,有一个奴隶,没什么坏处呀。就算你不想虐他,至少可以让他帮你洗衣服、打饭什么的来利用他呀。不要白不要,不是吗?」

  在轮番的劝说下,苏玉终于犹豫了——似乎她也不想放走这个颜值颇高的男生;于是她开口道:「那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试试?」

  魏麒抓紧机会,抬起头对苏玉说:「谢谢你,小玉学妹。那……你同意让我做你的奴隶了吗?」

  苏玉咬紧嘴唇,害羞地点点头。

  魏麒又问:「那……我以后可以叫你『主人』吗?」

  苏玉又点点头同意:「你想的话,就叫吧。」

  吴小涵此刻走到苏玉的身边,自然而然地挽起了苏玉的手——大约,女生之间真的很快就能这么亲密吧。

  她告诉苏玉说:「魏麒会是个好M的。之前我说玩过他,玩得还比较重、比较过分;不过,你毕竟只是把他当奴隶使唤,又不是当男朋友,所以,你应该不会太介意吧?」

  看到吴小涵这么坦诚,苏玉也终于不再局促:「啊?我?我不会介意的……你调教过的话也好。不然,两个新手在一起,多尴尬呀。」

  「那就好啦,以后他就是你的M,我呢,就不会再和他有什么关系了。不过,你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,尽管问我。」

  苏玉点点头:「嗯,谢谢学姐。」

  吴小涵拉着苏玉一起坐到了课桌上,然后命令起我们俩:「你们两条狗,继续舔各自主人的鞋底呀。」

  苏玉还是难以接受,说:「鞋底?不太好吧?我的鞋底真的很脏的。」
  「没事的,小玉学妹。你看来还不习惯怎么使用M呢。对他们来说,越是脏他们才越享受呢。」

  苏玉听到这种违悖她的认知的结论,只能弱弱地点点头,暂且接受下来。
  而我和魏麒已经乖乖跪在他们面前,各自舔舐起各自主人的鞋底。

  我们一边舔着,吴小涵一边向苏玉介绍起我的贞操锁、烙印和项圈——甚至,她还掏出手机,当场再次演示了项圈的电击功能。

  苏玉吓得够呛:「天呐,看起来太疼了。今天刚下课的时候,就是你这么把他电倒在地上的?」

  「没错,」吴小涵承认:「不过,是他主动戴上项圈,把遥控器交给我的,我也只是行使我的权力而已。」

  可不知怎么,聊完项圈后,她们聊着聊着,话题就慢慢从SM偏移出去。
  她俩这才发现,她们不仅是大学校友,甚至,大学期间还都是参加过校英文辩论队——于是,两人莫名地就更亲近了起来。

  听过吴小涵的各种经历,苏玉不禁对眼前这个比她高八届的学姐崇拜起来。
  尤其是,当吴小涵讲起当年七年前我追过她的时候,苏玉很是不好意思:「原来徐洋东师兄他喜欢你那么久了呀。怪不得你能得到他,我果然还是只有羡慕的份。」

  眼看已经晚上七点一刻,天都完全黑了,吴小涵这才用瓶装水冲洗干净了我身上的血迹,让我换上魏麒带来的衣服,准备离开。

  她和苏玉商量了一下,决定带上我们,一起去学校食堂吃饭。

  吴小涵说:「毕业以后我都没回学校食堂吃过饭呢,今天终于可以回来吃啦,还认识了个新姐妹,真好。」

  她们俩甚至已经十分自然地手挽手并排行走了——我倒也不是很意外,毕竟吴小涵的亲和力从来都是这么强。

  我和魏麒此刻都怂极了,愣愣地跟在她们身后,一声都不敢吭。

  一直到了学校食堂,四个人在食堂里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时,吴小涵和苏玉依然还在开心地聊着,甚至都已经以姐妹互相称呼了;倒反是我和魏麒,在两个女生的面前,还一直觉得有些尴尬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