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空姐活叫白肉血肠】【作者:黑暗大虫】
【空姐活叫白肉血肠】【作者:黑暗大虫】
字数:587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国际航空商务舱,一高一矮两个老头并排坐着,都是西装革履,衣冠楚楚,但是高个美国老头显得老板派头十足,矮个的中国老头就干瘪瘦小宛若乡下老农,穿着名牌西服更加可笑。

  当空姐推食品车过来时,中国老头说:「服务员,来盘山西血肠!」

  这位空姐是刚从大学空姐班毕业,因为人长得高挑漂亮,直接进了商务舱服务,她一对美目白了白老头,回答说:「对不起,先生,这里是国际航班头等舱,没有提供乡村风味的食品。」

  「乡村风味?」美国老头咧开嘴,神色略带嘲讽。

  中国老头怒目瞪了一眼过于年轻的空姐,她胸牌上写着「刘丹」。

  刘丹!

  下飞机后,尽管在商业伙伴面前忍住怒火,中国老头却念念不忘那句「乡村风味」,赵山本原本是捡破烂起家,后来做成全国百强企业,在国际商业伙伴面前最最注重形象,当然是知道这些人比鬼精的商业伙伴早把他的老底摸得一清二楚,「乡村风味」陡然揭开他的陈年疮疤,让他老羞成怒。

  如何报复,在世界上闯荡了60年的赵山本自然有绝对又彻底的办法。
  一张烫着暗金的名片从抽屉密缝里被取出,上面只有一行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——黑暗大虫公司。

  ……

  从美国的航班回来后,国际航班的小美女刘丹有点疲惫,拖着旅行箱上了公司指定的大型班车,和姐妹们打了声招呼,坐在温暖宽大的座位上,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  反正到家的时候,司机会提醒。

  航空公司班车载着整车35名空姐开入市中心,兜了一圈后,又开回机场郊区,驶进一个空荡荡的货运仓库,仓库大门是遥控打开,又遥控关闭。

  司机熄火,却不开门,他在座位上戴着透明的防毒面具,听背后35名昏睡空姐轻轻的鼾声。

  15分钟后,一辆标着「冷冻猪肉货运」的大卡车也驶入这个仓库,下来几名黑暗大虫公司的工作人员,推出一个带滑轮的轨道带和几个纸箱。

  他们戴着防毒面具上到班车里,用沾满乙醚的毛巾重新覆盖了一遍空姐们的口鼻,确认没有半昏迷的空姐后,将她们一个个抬下车,并排放在地上。

  然后开始剥除这些空姐的蓝色制服,帽子一个纸箱,蓝色上衣一个纸箱,短裙一个纸箱,内衣一个纸箱,高跟鞋一个纸箱,丝袜一个纸箱,内裤一个纸箱,胸罩一个纸箱分好类。

  有工作人员拿着电脑记录,将已经剥干净赤裸裸的空姐翻来翻去,确认姓名以及测量身高三围脚长,录入电脑,生成编号,工作人员将她们面朝下放置,在雪白的屁股上印一个荧光条形码。

  另外的工作人员就把她们的手脚分别用金属镣铐锁住,四马攒蹄挂上钩子,塞好口塞和肛门塞,吊到滑轮轨道上,一个接一个送进「冰冻猪肉货运」的大车舱内。

  因为深度昏迷,屁股的疼痛只让她们轻轻呻吟了几声。

  「姓名刘丹,身高1米70,胸围84,腰围62,臀围86,脚长24……」黑暗大虫公司工作人员翻动其中一名空姐。

  「这是特殊货物,不用剥光,原样直接送到H- 21餐厅。」记录的工作人员这么说,翻动刘丹的工作人员就将昏迷的她直接抱起,蜷成一团放进纸箱,外面用胶带封闭好。

  半小时后,空荡荡的货运仓库又重回安静,乙醚的气味消散后,这里仿佛从未发生过什么事情。

  ……

  刘丹是被腹部的绞痛疼醒的,醒来时,头上已经冒满冷汗。

  她睁开眼睛,眼前是个陌生的房间,沿着墙有水池有一排豪华的立体式厨具,她动了下手脚,传来铁链撞击的声音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她想喊人,嘴里却塞了东西,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。
  「刘丹小姐,你醒了?还记得我吗?今天老爷子我特意回来吃我的白肉血肠。」
  一个老头站到李丹视线里,就是衣冠楚楚却干瘪难看的赵山本。

  「尼,尼瞎怎样(你想怎样)?」刘丹用力挣扎了一下,手脚却被铁链锁住丝毫动弹不得。

  「看看你的样子。」赵山本退后一步,用手机拍了张刘丹的照片,然后拿给刘丹看。

  刘丹惊惧地看到手机上,自己被呈「火」字手脚大开的用锁链锁住,胸部下肋处有一个金属环框住,另外两条铁链就锁住这个金属环,将她上半身高高吊起。
  蓝色空乘制服还穿着,白色衬衫也穿着,但都被卷到金属环上面,下半身裙子被脱掉了,黑色长筒丝袜从中间被撕开,露出雪白平坦的小腹,耻部一撮黑色卷曲的毛发害怕得微微颤动。

  从肋部以下全裸,直到丝袜,她柔软白皙的腰肢完全暴露在老头赵山本淫邪的目光当中。

  老头甚至伸出手,从她肋部一路抚摸到小腹。

  刘丹紧张得腹部肌肉收缩,腰努力向后闪避,但是锁链限制了她微弱的抵抗。
  老头心满意足地在刘丹光滑结实的腹部用力揉了几下,露出大金牙笑着评价:「不错,不错,里面很有料!」

  一边说,他一边伸手到刘丹下体处,猛然拔掉肛门塞。

  刘丹瞬时感到刚才腹部钻心的绞痛压力突然全压向自己脆弱的菊门,随着耻辱的「噗——」长声,下身热流喷射而出。

  「啊,啊!」刘丹毫无防备之下,居然当着一个陌生老头的面喷射般排泄,羞得面红耳赤。

  赵山本淫邪地笑着,好像得到有趣的玩具般拍拍这具半吊着的雪白女体,他早料到这样的场面,之前刘丹昏迷的时候,他就给她灌肠1000ml,再用肛门塞塞住。从未被灌过肠的刘丹自然无法承受这种压力。

  用毛巾仔细擦拭掉沾在刘丹圆滚滚大腿上和屁股上的黄色肠液,恢复空姐肌肤洁白的颜色,赵山本又拿起那支特制的2000ml灌肠器,抽了半筒稀释清洁剂。

  根本不容刘丹抵抗,1000ml清洁剂又灌入这具修长却柔弱的肉体内。
  紧密的肛门塞又塞上。

  「求,求,尼……」刘丹满头的冷汗又冒了出来,腹内翻江倒海,她也意识到自己年轻气盛,没留神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,而且这个人是可怕的SM狂,她只希望这个SM狂能满足兽欲后放过她。

  赵山本一手挽住女孩的腰肢,另一手用力在她已经压力极大的腹部猛按了两下。

  被锁住的空姐好像触电般挣扎,赵山本哈哈大笑。

  其实这后面的1000ml比前面的1000ml威力更大,刘丹刚才的喷发并没有把所有灌肠液都喷射干净,体内还残留着不少原来的灌肠液。

  又是「噗——」的一声长响,肛门塞被刘丹自己弹出来,随着连续不停的「噗噗」声,刘丹扭动着屁股,一边泪流满面,一边把腹内的压力排泄得满地都是。

  松懈下来时,刘丹呜咽着,双臂放弃抵抗被铁锁吊着,整个人瘫软下来。
  「还有点黄。」赵山本看了看地上的清洁剂,又拿起特制的粗大灌肠器。
  ……

  第六次灌肠后,刘丹排泄出来的就完全是清水了。

  此时她完全脱力,粉颈旁边呢制的空姐制服和丝巾完全湿透,不知道是被泪水打湿,还是被汗水浸透。

  美丽的脑袋歪到一边,倚在手臂上,胸口急促起伏,肋部以下全裸的雪白腹部透出一层晶莹的光泽,修长的大腿上黑色长筒丝袜也全部湿透,紧贴着她圆滚滚的大腿。

  赵山本也坐在这个被吊起的空姐对面休息了好一会儿,六次灌肠,毕竟也折腾了两个小时,中间还玩花样玩弄这个年轻的空姐,让她把年轻的活力全部宣泄干净。

  「求,求,尼……返,返偶,走(求求你,放我走……)」刘丹美丽的大眼睛有些迷离地盯着前面的赵山本看,略显苍白的嘴唇里吐出哀求的语言。

  「放你走?洗干净了才刚开始呢!」赵山本起身活动了下筋骨,伸手扶住刘丹漂亮的脸蛋:「你不需要这两双手来支持了!」

  他拿来剪刀,将刘丹的空姐制服袖子处剪开,露出两条白皙的手臂。

  止血钳、血袋、注射器、手术刀、锯子,一一摆到刘丹面前的水池里,然后她身下放了个盆子。

  赵山本用手术刀划开刘丹右肩娇嫩的皮肤,另一手拿着消毒棉花擦拭掉冒出来的血花。

  很细心地一刀又一刀往里割,环绕她肩膀一周,皮肉张开,露出里面粉红鲜艳的肌肉,用锯子往神经稀少的肌腱部用力锯了几下,在用力顶起她的胳膊,骨肉分离。

  滚烫的鲜血随着女体的颤抖抽搐喷射出来,落进她身下的盆子里。

  赵山本赶紧拿起止血钳,钳住大血管,然后往断层处撒特制的止血粉,小血管口血块迅速凝固。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」刘丹嘴里只是被口塞压抑住的尖叫。

  她粉嫩的右臂已经与身体分离,吊在半空中,断口处不断喷出鲜血,另一头纤纤玉指还在抽动。

  赵山本止住大断口的血,用一张圆形金属薄膜覆盖住断口。

  ……

  同样的办法截断刘丹的左臂,这位美丽的空姐现在只是依靠肋部的金属环被吊在半空,地上两条铁链分开锁着她的双脚,呈真正的「人」字形。

  中间她昏死过去几次,但是赵山本将她毛茸茸的阴部翻开,一根细长的电极塞进她的尿道,另一个球形电极直塞进她的子宫内,然后放电将她电醒。

  将两条还温暖的手臂卸下来,赵山本将它们肉皮朝下放进锅里,用明火把皮烧焦,,滚动一圈后,赶紧拿出来,放在温水中泡。

  美女的手臂要这样泡半个小时,然后刮净焦皮,再下开水锅中煮开,转用小火煮透,趁热抽去骨头,晾凉后,切成薄片,一片片轻飘飘的透出女体特有的香味,白皙晶莹,作为后面白肉血肠的「白肉」。

  浸泡白肉的时候,赵山本开始「血肠」的制作。

  他拿一根带钢钩的细长坚韧鱼线塞进刘丹的肛门,钢钩捏在小金属球里,然后用特制的超长串肛门珠往里顶,直顶过直肠,进入空姐暖烘烘柔软的大肠。
  下半身赤裸的空姐被吊在半空,开始浑身颤抖。

  冰凉的金属球从肛门塞入,慢慢地,一步步,被顶进肠道,在腹部盘绕着前进。

  肛门珠具有婉转的特性,可以在女人腹部环形的肠道里不断转弯前进,顶着带钢钩的小金属球前进。

  空姐开始急促喘气,柔韧发出光泽的雪白腹部一伸一缩。

  赵山本蹲在刘丹白皙滚圆的屁股后面,用心慢慢地塞入超长串肛门珠,足足塞了一个小时,腿都蹲麻了,只好暂停,起来绕着女体踱步。

  「荷,荷,荷,荷……」失去双臂吊在半空的女人脸色苍白,脖子上插着血袋的吊瓶,喉咙深处发出急促又微弱的呻吟声,双眼迷离失去神采。

  赵山本休息了一下,又蹲下身工作,继续让金属球在空姐顺滑的肠道里前进,再次塞了一小时后,超长串肛门珠上刻度显示「4米」,然后缓缓抽出肛门珠。
  他大功告成地站起身,抹了抹额头上的汗,拿煤气灶边上的遥控器按了一下,刘丹腹部某处发出卡的一声。

  吊在半空的女体突然打了个激灵。

  那是包裹着钢钩的小金属球打开了,刘丹腹内依然在忠实履行消化义务的肠道挤压了下小金属球,里面锋利带倒刺的钢钩立即穿透肠道壁,牢牢扎进她柔软的肠道。

  赵山本开始用力按揉刘丹的腹部。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」原本已经被折磨到奄奄一息的年轻空姐突然有了精神,喉咙底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,雪白的肉体剧烈挣扎,锁链撞击声叮叮当当。
  「很神奇吧?像你这样身高1。70米的小妞,肚子里却有长达6米的肠子,这些肠子绕来绕去盘在你肚子里,却能绕这么长,如果走直线的话,至少能拉出3米来,快有你2倍高!」赵山本一边更加用力按揉刘丹的腹部,一边跟刘丹解释。

  刘丹腹内的肠道受到挤压,加快物理消化的进程,更加用力地想把肠道内唯一的异物——钢钩排泄出消化系统。

  然而钢钩牢牢挂着她的肠壁,肠道肌肉的努力,却是把自己给扯向肛门口。
  「看来得借助点外力。」赵山本拿起刘丹屁股下的鱼线,连接到地面一个电动绞盘上,发动绞盘开始慢慢转动。

  穿过刘丹肛门,深入到空姐柔软肠道的鱼线开始绷紧,然后缓缓向下抽出,抽出,抽出。

  「啊,啊,妈妈,妈,妈……妈……」吊在半空的刘丹此时真的是死去活来,腹部撕裂的剧痛刚让她昏死过去,又有更加剧烈的抽动让她疼醒过来。

  她几乎已经意识崩溃,口中含糊不清地喊着救命。

  ……

  绞盘慢慢转动了十五分钟,刘丹肛门口开始露出一截粉红色的肠子,鱼线沾满了鲜血。

  赵山本给奄奄一息的半裸空姐打了一针强心剂。

  此时刘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感觉——暖烘烘的肠道内壁被倒翻出来,暴露在冰冷的空气当中。

  她颤抖着身体,透过口塞细小的缝隙尽力吸着气。

  赵山本让绞盘继续抽出刘丹的柔软的肠子,自己则切了下由刘丹藕臂做成的「白肉」,装成一盘。

  而盛满刘丹鲜血的盆子,现在也沉淀澄清了,赵山本往上部血清加了1/ 4清水,放入盐、味精及用砂仁、桂皮、企边桂、紫蔻、丁香合制的调料面,再搅拌均匀,做成新鲜「女血」。

  绞盘继续转动,直到刘丹的肠子被拉到地上,跟她修长的美腿一致,大约是90厘米。

  ……

  赵山本解开锁住刘丹双脚的锁链,此时刘丹已经无需禁锢了,穿着血迹斑斑黑丝袜的长腿被赵山本任意折叠起来,大腿和小腿交叠,膝盖处用铁链锁到她肋部铁环上,整体呈M字形,脚和屁股在同一条线上,唯一显眼的就是从她肛门口扯出的肥软的肠子,像很长的尾巴一样垂在雪白的女体身下。

  赵山本推动刘丹圆滚滚的屁股,屋顶吊女人的挂钩轨道开始移动,赵山本将她推到水池上空,然后铁链向放一点,让她一半屁股带着柔软的肠子完全泡在水池的清水当中。

  泡了一段时间,刘丹的肠子吸水膨胀,变得肥大起来,赵山本拿来小刀,将灌肠没能清理完全的污秽刮去,又用水冲了一下。

 刚才调配好的女人血、盐、味精及用砂仁、桂皮、企边桂、紫蔻、丁香合制
  的调料面塞进肠里,肠子两边用细线扎紧,依然垂在她身下,然后直接推动到锅上。

  鲜活的肠子放入锅内,开火,用小火慢慢地煮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刘丹无力地摇晃着美丽的脑袋,因为疼痛,大眼睛里露出痛苦的神采,全身却没有一丝挣扎的力气。

  痛苦慢慢在变质,随着下面锅里肉香味逐渐泛出,仿佛弥漫全身的不是痛苦,而是种解脱的快感,缓缓渗透到她全身每个神经末梢。

  突然吊在半空的女体剧烈颤抖起来,屁股来回盘动,带得锅里美味鲜嫩的肠子左右翻卷。

  「唔——呜——呜——」当锅里肠子翻滚着浮出滚烫的水面时,已经被折磨到气若游丝的空姐回光返照,居然被死亡的快感彻底征服,塞入她子宫的球形电极被喷射出来,半透明的淫液激射。

  这些女人最后的精华落入锅内,成为最好也最营养的调味料。

  ……

  当刘丹停止身体扭动,艰难呼吸着最后一丝空气的时候,锅里的血肠也已经煮熟。

  赵山本捞起血肠,一刀就切断这些肠子和美丽原主人的连接,可见吃起来必然脆滑爽口。

  滚烫的血肠立即放进冰箱里,迅速变凉后切片,加上葱花、姜丝、味精,放到白肉盘上,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白肉血肠就完成了。

  「荷——」依然被吊在锅上方的刘丹只剩下一口出的气,美丽的脑袋无力地耷拉着,双目无神,但是模糊中,她依然能看见老头赵山本用枯瘦的手指捏起她的一片肉肠,砸吧着嘴吃了一口。

  「我就是要吃白肉血肠,明白不?小妞?」赵山本仅仅吃了一口,就拿起餐巾纸抹嘴,起身离开厨房。

  ……

  「先生,您享用得如何?」门外黑暗大虫的工作人员向赵山本鞠躬询问。
  「里面的垃圾倒掉吧。」赵山本挥了挥手,头也不回,心满意足地走出餐厅。
              ——全文完——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