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激情小说  »  【日资企业的猎艳经历】(14)作者:xiaoohong
【日资企业的猎艳经历】(14)作者:xiaoohong
字数:9811


               第十四章

  我看着手里这个沾满了纯子爱液的丝瓜,心里有些感慨,又有点兴奋。
  我在厨房里忙活了好一阵子,米饭蒸得香喷喷,自家榨出的油炒菜也是香飘四溢。

  「小伙伴们,准备吃饭了!」我走进客厅吆喝了一嗓子。

  只见姚梅的鼻子里,耳朵里,嘴里塞满了长长的纸条,我哈哈大笑起来,原来他们在玩斗地主。

  「不玩了,不玩了,吃饭了。」姚梅把手里的牌一丢,扯去了自己脸上的纸条。

  「梅姐,这把还没打完呢,我还有个连子和三带二就出完了。」小磊摊开手中的牌说道。

  「出完就出完,反正我不玩了。」姚梅站起身子,准备去吃饭了。

  「姐姐……耍赖……」纯子小声嘟囔着。

  「纯子,你说什么呢?你到底是哪一边的?」姚梅用手指点了一下纯子的脑袋。

  「好啦好啦,洗手吃饭了。」我笑着说。

  「辉哥手艺不错嘛,做了这么多菜。」小磊赞赏的说道。

  「我们湖北男人都会做菜,这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。」我知道他是真心的夸我,但是我还是要客气一下。

  「我看看都是什么,蒜苔炒肉,木须肉,韭菜炒鸡蛋,还有丝瓜虾仁汤,不错不错。」姚梅擦着手说道。

  「都别站着了,坐下来吃饭吧,今天就我们四个人,我就少做了一些菜。」
  「已经够了,说不定还吃不完。」小磊说道。

  「那就好,大家动筷子吧。」

  「我先来碗汤喝,汤泡饭,我最爱!」小磊拿起汤勺,把丝瓜汤浇在了米饭上。

  「哥哥……汤泡饭……好吃吗?」纯子眼巴巴的看着小磊。

  「当然好吃了,来,这碗给你,我自己再盛一碗。」小磊把自己的那碗给了纯子,又端起纯子的碗浇了些丝瓜汤给自己。

  「嗯……好……」纯子端起碗先抿了一口汤。

  「味道怎么样?」小磊问道。

  「嗯……好吃……」纯子点点头。

  「梅姐,你要来一碗吗?」小磊问着姚梅。

  姚梅看着纯子吃着很香,就把碗端起来准备递给小磊。

  我使劲的拉了一下姚梅的衣角,姚梅转过头看着我,刚想开口说话,就瞅见我眯缝着眼睛盯着她。她从来没有看到我这样过,忽然感觉到有些什么不对劲。
  「梅姐,你到底要不要啊?」小磊伸着手。

  「哦,算了,我先吃些菜,最后再喝汤吧。」姚梅苦笑道。

  「嗨,早说嘛,辉哥,你要不要来一碗?」小磊又对我说道。

  「我?算了,我不喜欢吃稀的,这干饭就行了。」我拒绝了。

  「那好吧,你们自己来吧。」小磊端起碗就吃了起来,看来刚才耗费了他不少体力。

  姚梅踢了踢我的脚,我转过头,用碗挡着脸,笑盈盈的看着她,她还是不理解,我用眼神瞟了一眼丝瓜汤,她愣了一会,然后吞了一口口水,恶心了一下,看来她明白了。

  其实,小磊和纯子喝得那碗丝瓜汤是我用纯子的「自慰器」做的,而且我都没有洗,直接切巴切巴就放进了锅,这件事只有我知道,现在又多了一个人,那就是姚梅。

  我和姚梅一直只吃着三样菜,一筷子也没有动过丝瓜汤,倒是小磊和纯子吃着很是香甜。

  「辉哥,梅姐,你们真的不喝汤啊?就剩这么点儿了……」小磊指着一个汤底儿。

  「算了,我们都不吃,你就给报销了吧!」我把汤勺递给小磊。

  「那我就不客气了,今天咋这么饿呢?」小磊端起汤碗囫囵囫囵的全部泡饭了。

  「咳咳……」姚梅吃米饭呛住了。

  「小磊,你梅姐呛住了,把那碗汤给她吧。」我调侃的说道。

  「不!不了……你自己喝吧……」姚梅直接用手盖住了碗。

  「你要也没了,我全倒在自己的碗里了。」小磊亮着一个空空的汤碗。
  「那好……咳咳……你自己喝吧……」姚梅放心了。

  「哦……」小磊觉得我们的行为有点奇怪。

  吃过午饭之后,我就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。

  「不好,我得去一趟丝瓜地,把架子搭起来。」我一个机灵爬了起来。
  「辉哥,我去给你帮个手。」小磊自告奋勇。

  「算了,我自己一个人就够了,你们还是在家里休息吧。」我摆了摆手。
  「那我陪你去吧,吃完饭我想走走。」姚梅望着我说。

  「呃……既然想转转,那就走吧。」我答应了。

  「重色轻友……」小磊瞥了我一眼,小声嘟囔着。

  我没理他,抓了一把瓜子,路上边磕边走。

  「廖辉,你是不是……」姚梅跟着我走了很远,觉得安全了,就问了起来。
  「是的!」我打断了她的问话。

  「我还没说要问你什么呢?」姚梅心里不痛快。

  「你不就是想问那个丝瓜汤是怎么回事吗?」

  「是啊,怎么回事?」姚梅很感兴趣。

  「那根丝瓜,是用你妹妹……」我伏在她的耳边悄悄的说道。

  「什么!你!」姚梅杏眼怒睁。

  「我什么?他们在我家丝瓜地里做爱,还把我家的丝瓜架子弄倒了,我教训一下他们不应该吗?更何况……」

  「更何况什么?」

  「更何况我阻止了你喝那碗丝瓜鸡蛋汤,你想想如果我看着你喝了那碗汤,然后再告诉你……」

  「呃……别说了……」姚梅做了呕吐状。

  「就是嘛,你应该感谢我救了你。」我竟然把歪理说成正的了。

  眼瞅着太阳高挂,姚梅躲在一棵树下面乘凉,我就在那里整理着丝瓜架子。
  「我说,你妹妹的力气可真是大,我老爸扎的丝瓜架那可不是一般的结实。」我又在那里碎碎念。

  「你有完没完啊?就这么一件事,唠叨了这么多次。」姚梅用手扇着风。
  「好了好了,不说了,知道你脸皮薄。」我扎好了丝瓜架子,把藤蔓重新缠好。

  「你们湖北的天气也太闷了,像个蒸笼似的。」姚梅擦着额头的汗。

  「你知足吧,这个时候是最合适的,不热也不冷,要再过一两个月,那才是闷人呢!」

  「你弄完了没有?咱们还是回去吧,屋子里还是舒服一些。」姚梅问道。
  「好了,咱们回吧。」

  「哎哟,这太阳也太毒了!」姚梅站起身来,白嫩的皮肤瞬间暴露在狠毒的太阳光下。

  「给,把这个戴上!」我扔给她一个绿色的东西。

  「哎呀,这是什么呀?」那个东西正好落在她的怀里,她一看,原来是一个用丝瓜秧编成的圆环,叶子翠绿翠绿的,而且很肥大。

  「好看吗?」姚梅把她戴在头上问我,我点了点头。

  「那我身上怎么办?」姚梅指了指自己的玉臂和粉颈。

  「给!把这个披上!」我脱下了自己的衣服,扔给了她。

  「哎呀,脏死了,一身臭汗!」姚梅把我的衣服拿在手里,闻了闻。

  「那只有这样了!」我一个箭步冲上去,抱起了姚梅。

  「啊!你干什么?放我下来!」姚梅扭动着身躯,不停的晃动。

  「别闹,这样咱们还能回去快一些!」我抱着姚梅,飞速的穿梭在田间。
  姚梅乖乖的在我的怀里不动了,搂着我的脖子,我的汗珠滴在了她的胸口,她就那样深情的看着我,也不觉得太阳光毒辣了。

  「辉哥……」姚梅叫了我一声。

  「嗯,嗯?」我答应了一声,又觉得有些不对,她怎么叫我辉哥,一直都叫我廖辉的啊。

  「你娶了我吧?」姚梅平静的说道。

  「你说什么?!」我立刻停下了自己的脚步。

  「我说,你,娶,了,我,吧。」姚梅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面蹦。

  我是实实在在的听清楚了,其实我前一阵子就察觉到姚梅对我的感觉不一般,从她的眼神,她的动作,她对我所做的事,还有早上在菜地里心甘情愿的为我口交……

  「我……」我的心情很乱,都说男人向女人求婚,今天怎么反过来了?我不知道如何是好,把姚梅放了下来。

  「廖辉,你这是什么反应?」姚梅质问我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哦,快到家了。」我指着不远处的家说道,并急匆匆的往前走。

  「你给我站住!」姚梅厉声喝道,我乖乖的站在原地不动了。

  「廖辉,你什么意思啊你?」姚梅走到我的面前。

  「我……」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,面对眼前这个女人,最开始是讨厌她,接着又和小磊他们迷奸了她,然后她又发生了那么多变故,后来又把她带到家里,最后她竟然向我表白,还让我娶她,这……这算怎么一回事嘛!

  「你觉得我配不上你,是不是?」姚梅问道。

  我摇了摇头。

  「你觉得我离过婚,是个没人要的烂女人,是不是?」姚梅问的很平静。
  我又摇了摇头。

  「那就是我被你们几个迷奸了,你……」姚梅继续问着。

  「你别说了!」我打断了姚梅的话。

  「是我配不上你,你是凤凰,我是乌鸦,我们是不可能的。」我冷静的说完了这句话,就向家走去。

  「还给你!」姚梅把披在身上的我的衣服丢给了我,接着又把叶帽使劲的扔在地上。

  我接过了衣服,不敢看她,径直朝家里走去。

  「廖辉!你这个混蛋!大混蛋!」姚梅发疯的吼道。

  回到家里,纯子和小磊在吃着花生,看着电视,我没有理他们,直接走进自己的卧室,把被子捂在头上,和谁都不想说话。

  「我姐姐呢?……」纯子问着小磊。

  「我哪知道?!」

  「不会是吵架了吧?」

  「我看像,出去看看……」还没等小磊说完话,「哐」的一声,姚梅把大门踢了一脚,走进了院子。

  「哥哥……好像真是吵架了……」纯子拉着小磊的衣角。

  「别说话……不要惹怒她……」小磊提醒道。

  「嗯……」纯子点点头。

  「廖辉呢?」姚梅走进屋,第一句话就问的这个。

  小磊和纯子都低下头,剥着花生吃,不敢吱声。

  「你们聋啦?我问廖辉呢!」姚梅声音提高了八度。

  「在……」纯子指了指卧室。

  姚梅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冲进卧室,「哐当」一声把门摔了一下。

  「出去。」姚梅平静中带着火气。

  我把被子掀开,看见姚梅正交叉着双臂,搭在胸前和我说话。

  「我要擦防晒霜,你要看我的裸体吗?!」姚梅挑衅的说道。

  我知道她心里不爽,一个女孩子拉下脸皮向自己求婚,而且被拒绝,这搁在谁那里都不好受。为了避免战火波及太大,我选择出去。

  时间过得真慢,尤其是在处于冷战的两个人之间。

  转眼到了晚上,车站早已没了车,爸爸妈妈是三儿送回来的。

  「真是多亏了三儿,如果不是他,我们今晚就回不来了。」妈妈一进屋就唠叨这句话。

  「三儿,进屋喝杯水。」

  「不了,我还要赶回去。」三儿着急忙慌的准备走。

  「哦,对了,小辉,你赶快跟三儿去一趟你姨那儿。」妈妈突然说道。
  「怎么了?」

  「你妹妹和你妹夫今天就去度蜜月,去台湾,估计要一个星期,你姨夫又跑长途去了,你姨一个人有点害怕……」

  「那他们……」我有点担心小磊他们没我在这不习惯。

  「辉哥,去吧去吧,这里就跟家一样,我们不会客气的。」小磊看出了我的心思,让我放心去吧。

  「那好,我也就不收拾什么了。」我放心的上了三儿的车。

  「小辉,这两天在家里待着舒服吧?」三儿调侃道。

  「舒服个屁,有啥舒服的。」

  「俩美女陪着还不舒服?」

  「俩美女?又不是我的。」

  「得了吧,你小子得了便宜就知道卖乖,我还不知道你。」

  「哼……就知道损我。」

  「哎,今晚去纱纱舞?」三儿挑逗着我。

  「呃……」我有些为难,经三儿这么一说,我倒是有点想那个莫莫了。
  「到底去不去啊?」三儿看我在愣神。

  「我先回去看看我姨,过会儿我去找你。」我想了一下说道。

  「那好吧,我在路口等你。」

  说实话,我不是经不住三儿的诱惑,只是不喜欢黑舞厅的感觉,而是喜欢那种有情调的会所。我之所以答应三儿一起去,是为了再次碰见莫莫,她有一种让我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

  和小姨撒了个谎以后,小姨嘱咐我早点回来,我满口答应,接着就跟着三儿去了黑舞厅,为了再次见到莫莫。

  经过了那一系列曲里拐弯的通道,来到了地下黑舞厅,灯光依旧是那么昏暗,舞池里的人头攒动,比上次是只多不少,吧台的那个小哥依然手法娴熟的调着酒。
  三儿把我领上了二楼,一个不大不小的包间里,几个所谓的黑舞头牌正在沙发上等着我们,原来三儿把一切都安排好了。

  「兄弟,挑俩嫩的尝尝鲜?」三儿一招手,几个花枝招展的美女就围了过来。
  「三儿,我……我还是自己出去找吧。」看着这几个庸脂俗粉,哪里可以和我的莫莫相比。

  「兄弟,这可是这里的几个头牌,舞池里是有美女,但是哪有那么好找,弄不好还有一两个带着毒的,药了你就玩完了,知道吗?兄弟……」三儿叽里咕噜的给我说了一大堆,我一句也没听进去。

  「这样吧,三儿,你先玩着,我出去瞅瞅,如果实在没有,我再回来,怎么样?」我想了个折中的办法。

  「兄弟啊,你真是有福不会享,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上次想请你玩一把,没有包厢,这次吧,想给你补偿一下,你又……哎……」三儿有点懊恼。

  「三儿,你别这样,你的心意我理解,主要是这几个不合我的胃口,我要出去找我的菜……」我贴在三儿的耳边说了些心里话。

  「噢……我说你小子,可以啊!去吧!」三儿锤了一下我的肩膀。

  我笑了笑,走出了包间。

  「三哥,这位老板怎么走了?」有个舞女好像很焦急。

  「他走了,你陪三哥不好吗?」三儿托着她的下巴问道。

  「哎哟……当然好了……今晚我好好的伺候三哥……」那个舞女立刻做出一种令人作呕的姿态,真是戏子的义在台上,婊子的情在床上。

  我站在二楼的栏杆处,望着下面卿卿我我,搂搂抱抱的男男女女,嘴角不由的哼了一声,人呐,都是欲望动物,只要遮天蔽日,立刻原形毕露。

  我顺着二楼的走廊,一个门牌一个门牌的看着,「乳山乳海」,「黑洞的秘密」,「丛林深处的小溪」……我勒个去!这都是谁想出来的?真是个人才!
  「你他妈的不懂规矩啊!啊?」只听见一个男人恶狠狠的骂骂咧咧,紧接着就是「啪啪」两巴掌。

  估计是哪个舞女没有伺候好客人,被客人打了,在这里女人就是奴隶,男人就是奴隶主,奴隶主想怎么对待奴隶就怎么对待,没有任何理由。

  「啊!」那个女的叫的好凄惨。

  「大哥,你饶了我吧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」那个女孩跪在地上求饶。

  「饶了你?过来,把大哥鸡巴上的奶油舔干净!」只见一个胖子把桌上的蛋糕扔在了自己的鸡巴上。

  「呜呜……」那个女孩痛苦的哭泣着。

  「听见没有,快点过去!」那个女孩背后的男人使劲的推了她一下。

  「呃……」女孩瘫软的趴在地上。

  我听着声音好熟悉啊,那种音调很特别,到底是谁的呢?我脑子里闪过一系列在黑舞厅里碰到过的女孩,不是……不是……这个也不是……所有的女孩一个接着一个被我否定掉。

  未未!是未未!

  我没有再多余的想下去,推开那间包厢的门,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转向了我,没错,趴在地上的女孩正是未未。

  「你小子是哪来的?」一个打手模样的人冲我嚷了一句。

  我一看,完了,包厢里有六七个打手,外加着一个大哥和旁边坐着的两个老板模样的人,桌子上摆着蛋糕和酒,看样子是在给谁过生日。

  我的脑子一下就蒙了,这么多人,我晕……这不是自个儿往枪口上撞吗?我这个身板打一个都够呛,这回死定了!

  「小辉表哥……」未未抬起了头,看到了我。

  「你他妈的找死啊你!」一个打手一拳就打了过来。

  「大哥,不好了!」我胡乱的大叫一声。

  那个打手一听我叫沙发上的人为大哥,立刻停住了手。

  「大哥?你叫谁大哥?」那个胖子被我这一嗓子给喊蒙了。

  我一看这招有效,就将计就计往下接着糊弄。

  「大哥,外面都是条子!前门都给堵死了!」我胡乱诹着。

  「你怎么知道的?」大哥有点起疑心。

  「妈咪让我过来告诉你们的!快走吧!」我说的有鼻子有眼的。

  「妈咪说的,肯定没错,快走吧,条子来了,不好收场。」旁边的一个老板说道。

  「这……好!赶快走!」那个大哥把鸡巴上的蛋糕拨开,狼狈的提着裆奔逃出去。

  「走后门!走后门!」另一个老板招呼着。

 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,整个包厢空无一人,就剩下我和未未了。

  「未未,你怎么样?」我把趴在地上呢未未搀扶起来。

  「小辉表哥……我……」未未好像受了伤。

  「你能走吗?」我问道,未未点点头。

  「那快走!过会儿他们发现是假的,回来非把我们撕了不可。」我搀着未未一步一步的走着。

  「啊……」未未轻轻的惊叫了一声,我觉得她走的太慢了,直接把她抱了起来。

  我抱着未未,「蹭蹭蹭」的走下楼梯,来到一楼,穿梭在舞池当中,过了好一阵子,我们终于来到了舞厅的前门。

  「咣当」一声,前门被几个打手用脚踢开了,刚才的那个大哥气冲冲的走了进来,提着裆部,走路很不自然。

  「妈的!把前门和后门都给我堵上!一定要把刚才那个小子和那个小骚娘们儿找出来!我要宰了他们!」那个大哥怒气冲天的说道。

  「是!」周围的小弟听到了命令,四处散开,开始搜寻我和未未的影子。
  我一看这个情况,坏了!前门和后门都给堵上了,出不去了。我没敢多想,抱着未未从原路返了回去,可是没走几步,又发现后面有几个打手找了过来。
  前有狼,后有虎,夹在中间了,怎么办?

  眼看打手们离我们越来越近,我的脑子飞速的旋转着,我看了一眼怀里的未未,未未用惊恐的眼神望着我,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脖子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一个大胆的想法从我的脑子里一闪而过,只有这么干了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  我抱着未未,飞速的略过舞池,来到了一个灯光偏暗的角落,把未未放在墙根站好,一把拉下了她的裙子。

  「小辉表哥……你要干什么……」未未吓得惊叫起来。

  「别出声,这是唯一的办法。」我没法给未未解释,快速的脱去了自己呢上衣和裤子,并把我和未未的衣服揉成了一个团,扔到了一边。

  「你……」未未还没有叫出声,我就用嘴堵住了她的嘴。

  我搂着未未,好柔软好暖和的身体,此刻我觉得自己抱着一块德芙巧克力,正在纵享丝滑。

  我时刻留意着身后的动静,那几个打手还在四处张望着,寻找着我们。
  未未一下子就明白了我为什么这么做,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保全两个人,我们穿的衣服都太显眼了,不脱掉很容易暴露目标。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,我们两个是之前就认识的,更不会想到我们会脱得一丝不挂在这里激吻,甚至是做爱。
  我感觉到未未主动的搂住我的腰,并把自己的两只大白兔贴在我的胸前,好火热好性感的两只大白兔啊!在我们的相互作用力下,它们被挤成了圆饼形。我本来想把嘴对着未未,做做样子就可以了,但是我发现未未张开了自己的小嘴,滑滑的小香舌像一只老鼠在打洞一样,不停的往我的嘴里钻,弄得我的嘴唇直痒痒,但是我有我的底线,她是妹妹的闺蜜,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当着她的面和她发生关系的。

  未未的那个方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我身后发生的事情,尤其是那几个打手到底在干什么。

  那几个打手在舞池的中间碰头了,转了几圈,发现没有我们两个人的踪影,于是,他们把目光转向了舞池边的角落里,可是这里几乎都是赤身裸体在寻欢的男女,到底哪一对是我们,他们也不知道。但是,他们还是朝这里走了过来。
  我从未未的呼吸声中感觉到了危险的信号,未未钻了好久都没有攻破我的齿关,她用力的抓了一下我的脊背,好痛啊!我咧开了嘴,她的舌头顺势而下,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一起,未未的唇膏味儿很香很诱人,我不由自主的和她缠绵在一起,管不了这么多了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为了这一朵鲜艳的牡丹花,我就做一回风流鬼吧!

  那几个打手的皮鞋磕在地上的声音真的很刺耳,而且声音越来越大,这说明他们离我们越来越近。

  未未不停的摸着我的背部,这种撩人的动作让我心里发痒,我顾不得她是妹妹的闺蜜,她现在就是我的女人,除此之外,她没有别的身份。

  「妈的!这里黑乎乎的,什么也看不见!」一个打手骂道。

  「我说咱们别在这里瞎耽误功夫了,这俩货不可能在这里的。」又一个打手说道。

  「怎么不可能?说不定在哪个角落里窝着呢!」那个打手蹲下来,左摇右摆搜寻着。

  我也感觉到了,那个打手就在我的屁股下面找着,他的头发微微的捎过来一些风,弄得我的背脊梁凉嗖嗖的。未未也紧张的直打哆嗦,她的牙齿「咯咯咯」的打在我的牙齿上,我用嘴唇抵住她,双手扶住她的腰,示意她不要怕,放松一些,不要露出破绽。

  「哎哎,你总是在那个人的屁股下面晃悠,骚不骚啊?」一个打手说道。
  「妈的,地上全是衣服。」那个打手站起身来。

  「我早就说过,这里是不可能有的,全特么是打炮的,说不定还在楼上呢!」
  「呋……」那个打手长舒了一口气,结结实实的吹在了我的后脑勺上,我的心里紧张极了。

  「走!上楼看看!把前后门堵上,量他们也跑不了!」那个打手发号施令,一干人等都上了二楼。

  脚步声渐渐远去,我也渐渐的停住了嘴,慢慢的回过了头,确定没有危险了,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我转过头来,发现未未呆呆的望着我,一副惹人怜爱的神情。

  「未未,我……」我想给她一个解释。

  「小辉表哥,你不用说了,我明白……」看来未未已经明白了我的心思。
  「但是,我们……」我指了指我们的赤身裸体。

  「这不怪你……」未未轻轻的封住了我的嘴,并亲了一下我的脸颊。

  「未未……」我搂住了光着身子的未未。

  「小辉表哥……」未未同时也搂紧了我。

  「未未,你们这里几点散场?」我突然意识到现在不是卿卿我我的时候,必须找到一个脱身的办法。

  「四点,怎么了?」未未问道。

  「你没听见吗?刚才那个人说他们把前后门都堵住了,如果我们贸然出去,肯定会被抓住的,现在是十一点,我们还有五个小时,三儿还在楼上,我也不能上去,对,我给他打个电话,他一定有办法!」我把我能说的话都碎碎念了一遍。
  「三儿?是三哥吗?」未未又问道。

  「你认识他?」我问道。

  「嗯,认识,他是我们这里的常客。」未未点点头。

  「好,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。」我感觉自己向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。
  「嘟嘟」,「嘟嘟嘟」,我一遍遍的拨打着电话,可是三儿就是不接电话。我哪里会知道,三儿早已被那几个头牌灌得不省人事了,头牌?哼,什么是头牌?你以为就是长得好看的就叫头牌?我告诉你,不是!既长得漂亮,又会让客人掏腰包买最贵的酒喝,那才是头牌!头牌卖身体的钱是自己的,卖的酒钱才是黑舞厅的。

  我又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,三儿还是没接,我有些失望,不,应该说是绝望!眼看就要死到临头了!

  「小辉表哥……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出去。」未未嘴里蹦出来几个字。
  「什么地方?快说快说。」我仿佛又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。

  「就是一楼厕所的换气扇,那里通向地下停车场。」未未说道。

  「你确定?」

  「嗯!」未未努力的点点头。

  「你怎么知道的?」

  「有一次,有个客户车子停在那里,我闻到的,后来一想,那个换气扇就是一楼厕所的换气扇。」未未解释道。

  「那好,那好,我们赶快去!」我兴奋极了,赶紧和未未穿着衣服。

  我们沿着舞池的边缘,悄悄地挪到了一楼的厕所,里面还有几对男男女女打炮,我靠,打炮也不挑地方,这里是厕所,真不嫌恶心!

  我和未未现在厕所的中间,看着这几对男女,打炮打着正欢呢,丝毫没有想要离开厕所的意思。可是,他们不离开,我们怎么从换气扇出去呢?

  我们四目相视,呆呆在那儿站着,觉得很尴尬。

  「要不我们去那里面待着吧?」我指了指厕所的马桶间。

  未未明白了我的意思,点了点头,我拉着未未躲了进去。

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厕所里的人来来往往,一对出去,另一对又进来,总是有人在里面,搞得我们也无从下手。

  「小辉表哥,我们怎么办啊?」未未轻声的问我。

  「先别急,我们再等等。」说实话,其实我比她还着急,如果今天一旦是出不去了,被抓住了,未未大不了被那个大哥和两个老板轮奸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但是,如果我被抓住了,肯定是非死即残啊!

  「妈的!这两个货让老子找了整整一晚上,躲到哪去了?」一个声音飘进了我的耳朵,不好,是刚才的那个打手,他难道预料到我们会藏在这里?

  「跑不了,咱们把前后门都堵上了,他们就等着见阎王吧!」另一个打手说道,「嗞」的一声,原来是来厕所尿尿的,我一下子松了一口气,未未的手紧紧的抠着我的胳膊,这个姑娘心里太害怕了。

  「那个男的,我一定让他见阎王,但是那个女的,长得还不错……嘿嘿……」那个打手淫笑道。

  「对!对!老大爽完了,我们也跟着沾点腥……」另一个打手附和道。
  未未把我的胳膊都抠出了血,我不敢出声,只能静观其变。

  「你说他们会不会就在这个厕所里?」一个打手突然冒出了一句,我听到后汗珠子一下就冒了出来,牙齿不住地在颤抖,未未吓得两腿发软,都快站不住了。
  「不能吧……」

  「怎么不能?咱们都找了那么久,你说他们会藏在哪儿?」

  「对!咱们找一找,到时候拿住了他们,给大哥处置!」

  两个打手提着裤子,打量着四周,都是抱着啃的男男女女。

  「先从隔间开始找,说不定他们就藏在里面!」一个打手说道。

  听到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,未未更是一咕噜坐在了地上,吓得昏了过去,不省人事了。

  脚步声是越来越近……哒……哒……哒……

  接下来的故事情节是什么样的?未未昏倒了,我该怎么办?我们会不会被这两个打手抓住?如果抓住了,又该怎么办?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很Q的电鱼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